金顺娱乐

<form id="feibes"></form>

<address id="feibes"><listing id="feibes"><meter id="feibes"></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eibes"></em>

        <form id="feibes"></form>

          
          

              <form id="feibes"></form>

              <address id="feibes"><listing id="feibes"><meter id="feibes"></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eibes"></em>

                    <form id="feibes"></form>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NEWS

                          “十三五”金融改革與開放交出亮眼答卷

                           服务实体、防风险双管齐下 全方位开放加速推进

                           “十三五”金融改革與開放交出亮眼答卷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回眸“十三五”,多個部門不斷推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開放等工作,爲經濟社會平穩健康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五年來,我國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特别是對小微等重點領域的支持質效俱升;五年來,金融監管部門牢牢把握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主線,加速補齊監管短板築牢“安全網”;五年來,數十條相關舉措先後推出,更加開放的金融體系加速成型。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質效提升

                           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我國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大。信貸規模合理增長,直接融資比例也顯著增加。

                           截至2020年8月末,我國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爲276.74萬億元;我國人民幣貸款余額爲167.5萬億元,較2015年末增長78.2%;2020年8月末,中國債券市場債券余額達112萬億元人民幣,爲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我國債券淨融資規模占社會融資總規模的比重,由五年前的24.1%躍升至36.2%;目前我國滬深兩市已經有超過4000家上市公司,A股市值規模全球第二。

                           金融體系對中小微企業、綠色環保等重點領域的支持力度也顯著提升。截至2020年7月底,普惠小微貸款余額13.7萬億元,連續5個月創有統計以來新高。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2019年末,我國四家大行小微企業貸款余額6.45萬億元,其中單戶授信1000萬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2.44萬億元,近兩年平均增速達42%。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國綠色信貸余額超過11萬億元,位居世界第一。綠色債券的存量規模1.2萬億元,位居世界第二。

                           越來越多金融“活水”流入實體經濟的背後正是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不斷暢通以及金融監管部門的政策引導。

                           “近年來,人民銀行注重用改革的辦法以市場化方式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通過構建‘三檔兩優’存款准備金框架、支持銀行發行永續債、推進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等多項措施,積極緩解銀行貨幣創造面臨的流動性、資本、利率‘三大約束’。同時,更好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定向引導作用,完善市場化激勵約束機制,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制造業、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日前撰文指出。

                           金融防風險“安全網”持續加固

                           治理“影子銀行”並出台資管新規及其配套細則、處置高風險金融機構、規範互聯網金融發展……在“十三五”期間,面對複雜多變的內外部環境,金融監管部門在推動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同時,也牢牢把握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主線,“排雷”“布防”雙管齊下,加速構築防範風險安全網。

                           目前,已暴露的風險得到有力遏制,重點風險化解成效顯著。銀保監會最新數據顯示,目前銀行撥備余額達6.5萬億元,撥備覆蓋率176.5%,具備較強的信用風險抵禦能力。影子銀行規模大幅縮減,2017年來累計壓縮交叉金融類高風險資産約16萬億元。不良貸款風險持續化解,3年時間銀行業共處置不良貸款5.8萬億元,超過之前8年處置額總和。

                           此外,金融監管政策補短板也取得明顯進展。據銀保監會數據,“十三五”期間金融監管部門相繼出台了《商業銀行股權治理暫行辦法》《保險公司關聯交易治理辦法》《銀行保險機構公司治理監管評估辦法(試行)》等一系列規制文件,目前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監管規制已達50余項。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我國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工作做到了“慢撒氣、軟著陸”。“慢撒氣”是指化解金融風險政策措施和進程適度、有序,“軟著陸”是指在拆解風險的同時兼顧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發展。當前我國金融領域的短期問題已經部分得到治理,今後需要通過長期的制度建設來鞏固前期治理效果,瞄准監管不協調、監管真空等問題,爲防風險提供更加持久穩固的保障。

                           金融全方位開放加速推進

                           “十三五”期間,我國金融開放進程明顯加快,特別是2018年以來,金融監管部門先後推出超50條開放措施,大幅擴大各類外資金融機構業務範圍,不斷深化境內外資本市場互聯互通,更加開放的金融體系加速成型。

                           金融業開放方面,2018年我國宣布將合資證券、基金和期貨公司的外資投資比例限制放寬至51%,三年後不再設限。2019年7月,將原定的2021年取消證券、期貨、壽險公司外資股比限制提前至2020年。目前,我國銀行、證券、基金治理、期貨、人身險等領域外資股比限制已完全取消,企業征信、信用評級、支付等領域已給予外資國民待遇。

                           “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速度大大加快,深度不斷加深,涵蓋金融各個子領域,金融基礎設施開放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隨著負面清單基本清零,我國金融業全方位對外開放格局初步形成。”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說。

                           金融市場開放方面,中國債券市場陸續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摩根大通旗艦指數,富時羅素主要指數也明確了將中國債券納入的時間表。同時,境外主體持續大手筆增配中國股票、債券,自2018年12月以來,外資已連續21個月增持我國債券。截至2020年上半年,國際機構配置人民幣資産已達6.4萬億元。中國人民銀行有關部門負責人此前表示,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是漸進有序的,債券市場開放也不斷深化,並正在從“管道”式開放邁入“全面性”的新階段。我們現在更多地傾聽市場主體的聲音,進一步將制度規則與國際接軌,爲其營造更爲便利的投資環境。

                           董希淼表示,對外開放水平提高將推動我國金融業經營理念、治理方式改善,進一步改善金融發展質量和效率,從而提升金融市場活力和競爭力。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也表示,在“引進來”的同時,我國金融業也在加快“走出去”,形成了雙向的開放格局。中國資本積極參與國際市場競爭,使我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發展更加融合,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


                          热门地区:安达| 徐州| 辽源| 湖州| 资阳| 百色| 荣昌县| 云浮| 界首| 大丰市| 慈溪市| 义乌| 盐城| 济南| 宁安| 德惠市| 保定| 徐汇| 普陀| 塘沽| 赤峰| 垦利| 漳州| 宝山| 海门| 姜堰市| 五常| 金华| 南川市| 双桥区| 廊坊| 潼南县| 安顺| 秦皇岛| 四平| 阜阳| 启东| 海林| 浙江| 衡水| 松原| 佳木斯| 池州| 渝北区| 莆田| 六盘水| 齐齐哈| 红桥| 鞍山| 瑞安市| 兴安盟| 奉贤| 宁国| 赵县| 东营| 宝坻| 锦州| 珠海| 津南| 保定| 宿州| 崇左| 东城区| 辛集市| 湖南| 张家界| 丹阳市| 揭阳| 广元| 蚌埠| 成都| 龙海市| 上海| 九台市| 青岛| 赤峰| 辽宁| 昆山市| 福州| 防城港| 凤城| 上虞市| 亳州| 顺义区| 珲春市| 汉中| 长春| 南宁| 益阳| 广州| 鹿泉市| 珠海| 昌邑| 阳江| 青岛| 冀州市| 河南| 乐陵| 中山| 长春|